河南省肿瘤医院

您好,欢迎来到河南省肿瘤医院

大众版| 专业版| 科研教学| 志愿者

4.jpg

院报   2019年03月   第126期

思乡和相思,曾经都有药的(节选)

作者:来源:发布时间:2019-04-10

126期-7.jpg

思乡,中医将其归于思虑过度,气结伤脾,多以归脾丸或多吃龙眼治之。金代名医张子和记载了“怒胜思”的情志生克法。他治一失眠两年无药可疗的富家女,诊其两手脉俱缓,为思虑伤脾。于是张故意当着妇人面索其财物,吃喝数天,不开方离去。妇人大怒出汗,晚上呼呼入眠,失眠症不药而愈。

在我看来,“喜”也可以“胜思”。看一出喜剧,听一场相声,或三五好友天南海北胡吹一通,颇有压制思虑之效;此外,“忙”也可以,比如我,一忙起来连轴转,哪有时间思虑呢?可是喧闹过后,思乡依然悄然而至。

在西医的发展过程中,“思乡病”曾被大规模提及、研究。瑞士知医翰尼斯·霍费尔的两位病人,一个是在外求学的小伙,因为思念故乡而生病;另一位是来大城市讨生活的姑娘,因思乡而跌跤陷入昏迷。两人经霍费尔确诊后,治疗康复。他的疗法大概不出最常见的放血疗法的范畴。1789年,法国医师乔丹·勒孔特提倡,要给予“思乡病人”更大的痛苦与折磨,“以毒攻毒”。他的理由是有位俄国指挥官面对部队大规模“思乡病”风潮,为了有效遏阻疾病蔓延,活埋了两位生病的士兵。

不止“思乡病”,西方医学界对于其姊妹——“相思病”的治疗更加惊悚。古希腊罗马时代,西方医学认为“相思”是另一种形式的“忧郁症”,当时名医盖伦为治疗病患会给其“痔疮”放血。7世纪,医师们建议男性患者将他所心仪女性的月经血块和大便焚烧后的余烬拿出来闻一闻,以缓解症状。10世纪,在波斯名医拉齐斯对“相思病”的临床分期表现记录中,他认为,得相思病的患者最终不是变成狼人,就是死去。更不可思议的是法国名医贾克·费朗在《相思病教科书》中描述男性得“相思病”是因为,患者的血会漂白而进入精液并化脓溃烂,这些腐败的精液会经由背脊或其他的秘密通道,将前述的有毒物质挥发到脑子里。随着“相思病”逐渐被大众所熟知,现代医学将其归为精神医学范畴,而精神医学也仅将其当作调试不良看待。

今之视昔,犹如昔之视古;后之视今,亦如今之视昔。现在看过去的医疗方法和医疗手段,即使未受过任何医疗专业训练的人也能看出荒诞之处;也许先辈在看他们先辈的著作和案例时,和我们的感受相同;甚至,后人看我们亦然。这恰恰是医学乃至整个人类不断向前的迷人之处!

肿瘤内科 王启鸣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版权声明|帮助信息|关于我们|联系我们|